全球范围的城市化席卷着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当我们拿着美式咖啡趁着汹涌的人流赶早班地铁去上班时,或许不会想到,世界上还会有另外一群人,栖息在茂盛而宁静的森林周围。

他们由于与大众的生活脱节,又或是长期居住在隐秘的森林中,所以关于他们的信息并不明朗。关于这个问题,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环境研究助理教授、第一作者彼得·牛顿指出:“全球有多少人生活在森林里或森林周围?我们根本没有没有数据。”

当然,相关数据的缺失也引起了他探索的兴趣。彼得教授带领他的团队,结合了森林覆盖和人口密度数据,绘制了2000年和2012年全球范围内人类和森林之间的空间关系。

“这是试图量化森林环境中人们生计项目的潜在目标人口的第一步。” 彼得教授如是说。

结果显示,全球居住在森林及其周围的人口数量大约有16亿,其中,64.5%生活在热带国家,71.3%生活在低收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ncham.com/,博洛尼亚中低收入或中高收入国家。

研究人员量化了全球居住在森林内和周围的人口数量和空间分布,他们将森林定义为任何2公顷范围内树木覆盖面积超过50%的地区。但他们排除了每平方公里人口超过1500人的城市地区。

同时,他们也强调用精确的术语——“森林临近居民”来指代居住在森林中或森林周围的人,他们也重点解释了两个概念:“森林邻近性”与“森林依赖性”。

森林邻近性与森林依赖有关,但并不等同于森林依赖。森林邻近的定位着重强调在地理位置,而森林依赖着重强调的是居民的主观需求。换句话说,住在森林周围的人不一定依靠森林的林木资源生活,而真正销售木材的可能并不住在森林周围。

研究人员将全球森林空间分布数据与人口密度数据叠加,为人类和森林共存的地方提供了具体的全球估计和地图。他们使用1公里分辨率的全球人口密度数据和来自Landsat的30米分辨率的全球树木覆盖数据生成空间叠加图,以确定2000年和2012年生活在森林或接近森林的人口子集。

根据研究成果,2012年,全球有19.3亿、16.6亿和7.8亿农村人口居住在距森林10公里、5公里和1公里以内。研究人员还提供显示全球人与森林的空间位置和关系,以及两个森林面积较大的国家(巴西和印度尼西亚)。

2012年,有10.3亿森林临近居民(FPP,占所有FPP的64.5%)生活在热带国家(这里定义为国土面积有一部分位于热带的国家);其余5.69亿人(35.5%)生活在非热带国家(这里定义为完全不在热带地区的国家)。共有11.4亿FPP(占全部FPP的71.3%)生活在世界银行划分为低收入、中低收入或中上等收入的国家;其余4.6亿人(28.7%)生活在高收入国家。

2012年,在所有国家中,平均有28%的人口接近森林覆盖率。其中,博洛尼亚巴西24%的人口是FPP;印度尼西亚35%的人是FPP。而且全球范围内,FPP的数量在2000年到2012年间略有增长:2012年FPP的数量比2000年增加了1050万。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国家的FPP数量有所增加(增长最大的是孟加拉国,2012年的FPP数量比2000年增加了1400万),同期,其他地区也出现了下降(降幅最大的是中国,2012年FPP比2000年减少了4800万)。

“大量的人生活在森林里和周围,因此森林成为思考可持续发展和保护的重要栖息地和生物群落,”彼得教授说:“影响森林的计划、项目和政策也影响到大量的人。”

研究人员认为,世界各地支持森林保护和可持续发展项目的组织都对了解有多少人居住在森林内或森林附近感兴趣,以便确定优先次序和资金目标,并衡量他们的项目对人们生活的影响。研究结果对森林保护、森林生计和森林内外社区的可持续社会经济发展感兴趣的研究人员和决策者具有启示意义。

森林景观是复杂的社会环境系统。它们对于碳储存、碳封存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以及其他环境效益都很重要。它们还作出了一系列重要的社会经济贡献,包括保健福利和支助许多生活在森林内和周围的人的生存和创收生计。鉴于这些价值,森林保护、治理和恢复是全球的优先事项,森林内和森林附近的人民和社区的可持续社会经济发展也是如此。

森林支持人类生计的程度,以及人类对森林生态的影响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人与森林之间的空间联系。因此,绘制森林和居住在森林内及其周围的人民之间的空间关系是了解森林和人民之间这些关系的性质的一个重要部分。

从理论的角度来看,绘制人与自然资源之间的空间关系有助于理解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和相互作用,以及这些关系如何随着时间和空间而变化和变化。改善对环境和人类要素之间相互作用的规模和程度的理解,也有助于社会环境系统学者更好地理解与森林景观相关的动态和结果。

从更实际的角度来看,对人与自然资源之间的空间关系进行量化可以帮助决策者制定明确的空间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指标和政策,以优先领域为目标。许多关心森林养护和发展政策的发展机构、非政府组织和捐助者已发起倡议,其明确目标是改善生活在森林内和周围的人民的生活,改变人们使用森林的方式,加强森林养护。例如,为旨在减少土地所有者和森林使用者砍伐森林的环境服务项目支付费用,将非木材森林产品商业化的倡议,建立新的保护区以保护生物多样性,以及转变使用权和森林治理以改善森林使用者的生计。

这项工作提供了一个草图,其他研究人员和决策者可以在此基础上添加不同层次的数据,比如社会、经济或文化细节,从而描绘出更完整的画面。然而,许多这些数据集在全球层面上是不可用的。

“其他研究人员或者我们将来能做的就是在我们有数据的特定区域找到家,”彼得教授说。从当地的数据,科学家可以推断出这些森林附近的人口中有多少也是依赖森林或生活在贫困中,从而帮助决策者实施空间定位和影响评估。

对受新干预措施影响的人数的可靠估计,是衡量政策干预措施对生计的影响的努力的核心。在项目区域、国家或区域内居住在森林内或森林附近的人口数量和空间分布的系统证据,对于帮助决策者确定优先领域的项目目标非常重要。

然而,在森林和人类之间的相互作用方面仍然存在一些重要的知识差距。无论是在全球还是在国家一级,很少有定量分析审查人与森林之间的空间关系,也很少有关于全球生活在森林内和周围的人口数量的经验估计。

彼得教授的这篇新论文,通过回答全球有多少人生活在森林中或森林周围,在全球范围内量化了人类与森林之间的空间关系,提供了包括可用于评估森林景观中人口数量随时间变化的公开数据,为后续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